最近有时我会想应该写一些美好的东西,积极的情感,让读者享受,得到鼓励。

但更多的时间我还是原来的我,根本造不出来甜蜜蜜。喜欢写恋爱又不相信恋爱,默契与和谐是友情,只有把最隐秘的刺暴露出来冲撞得两败俱伤才是谈恋爱的真相。所谓的狗血之所以是狗血就是因为从古至今没人能逃得过啊。大部分人的生活都是俗套的不是吗?(谁真的有胆量活成一个艺术作品?)

之前看到微博有人吐槽说,一部分人认为没肉的粮都不算粮,震惊hhh我不但不会开车甚至不喜欢写甜文。我知道自己总是跟大部分人解釈違い,你要萌a和b为什么不让他们安安心心甜甜蜜蜜在一起?a心里不是死心塌地爱b你还萌什么cp?但即使这么问我,我也不知道理由!这时只...

原来现在约稿的写手也很多了啊。

……我都不要钱,拿题目让别人点,都没人想看😂我命带天煞孤星吗hhh

有一年夏天的阴历七月十五,我去姑姑家住,那天晚上姑姑和姑父出门了,只有我和姐姐两个人在。我们从早上起床吃了饭之后就开始看各种各样的灵异节目视频,一直看到晚上八九点钟,屋子里也不开灯。直到我有点头昏脑胀地说换点别的看吧,实在是有点毛毛的,姐姐才打开灯搜了点别的视频。

那之后每到夏天我都会想起那个奇妙的夜晚。每次想起来,就会期待那股古老传统形成的神秘力量,同时又会很紧张。有时甚至觉得自己身体里已经因此形成了一个生物钟,在临近阴历七月时,精神比其他时间都更兴奋。(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个特别的体验,所以念念不忘,总会提起,在各种sns上写,也忘了在这里说过没。)

说实话,阴历七夕阳历七夕音乐节烟火大会...

去看了展览。大概是第一次在霓虹看现代装置艺术的个展,平时总是看古典画展和文物展比较多。

有一些新的发现记录一下。

  • 以前在哪儿看到过别人说日本人的文艺作品距离死亡是很近的(大意)。一直以来我以为最大原因是天灾多,地震海啸台风是全国人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几乎没有能逃得掉这些问题的城市),最近还有核电站问题。但这次看盐田的作品,她表达了许多更细致的对死亡的观点,我又有了新的认识。她在一个早期作品的说明中写道,自己回老家给祖母扫墓,祖母是土葬的,家里人每年都要自己动手拔掉坟上的杂草。这个过程,连接了她和土中死去的亲人,是她通过一个很具体的行为感受到死亡的时刻。土葬文化在许多国家都有,不过在日...

之前在微博发过一次,在这边也发一次。最近有点脑死,自己想不出有意思的梗。

如果有想用以上关键词点文的朋友请评论~不过我可能没办法写很长,一千以内的段子那种。当然了最好是我认识的cp😂

(7和13被点过了除外)

又到了寻找image song的otaku时间。我心里的角峰theme。

(但是剧本和声优都远没有这么帅🤷🏻‍♀️)

角峰和星熊喝酒的小故事。(角火,星陈前提。)

人设细节都是我编的,跟官方设定大概有很多出入。


祝贺我终于抽到星熊,yeah!


xx


为了缓解干员们的精神压力,罗德岛基建的休息室经常会策划一些特别的小活动。角峰听说在这周末咖啡厅要举办“鸡尾酒之夜”,连着两个晚上提供以鸡尾酒为主的饮品菜单,他立刻决定要去光顾一下。

角峰平时对甜点兴趣一般,以前陪伴银灰一起去维多利亚留学的时候也没能爱上咖啡和红茶这类饮料。除了谢拉格当地的奶茶,软饮料中他只觉得印度茶还不错,可惜在罗德岛很难喝到。所以除了给火神买饮料喝,他鲜少去咖啡厅买东西。而这次终于有了一个让他感兴趣的活动了。

银灰大少爷当...

雪豹三兄妹的小段子。无cp。


xx


恩希欧迪斯·希瓦艾什不但有个写出来很长的名字,还有一堆五花八门的头衔,没人记得清。所以崖心对别人提起他时,一般只说两条要点。第一条,他是我亲哥哥。第二条,他最擅长把事情搞砸,劝你离他远一点。

恩希欧迪斯·希瓦艾什——现在罗德岛的人直接叫他银灰——可以说是被大众公认的人生赢家,诞生于名声显赫的古老家族,是高富帅三个字远不足以形容的真正的上流人士。可能除了崖心,再没有人会如此辛辣地评价这个男人。然而崖心并不觉得自己的看法有什么问题,毕竟她是银灰的妹妹,她眼里的银灰当然和其他人眼里的不一样。要说具体有什么不一样,那又是个很...

© Pieces Of Love | Powered by LOFTER